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魔窟妖僧
魔窟妖僧
风,阴飕飕的冷风。像是从地狱里吹来的。

  被这样的风吹着,正常人一般只有一种反应,那就是发抖。是那种因为不知名状的恐惧而不知所措的颤抖。

  况琴现在就属于这样的情况。虽然她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已经是体如筛糠了。

  四周静得出奇,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正是这特别的静,才使得她产生无所适从的焦虑和可怕。可怕得一时不敢睁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

  记忆也慢慢的回到她的脑海中,她记得不久前是和「辣手摧花」柳俊一起出来,追查近来发生在姑苏城内外的几十起少女失踪案的,两个人在城西天平山附近分开,计划分别搜寻邻近的几个山头,希望能找寻些蛛丝马迹。走了大半天,毫无所获,在山腰的一块大石头上小歇时,突然嗅到一阵奇怪的香风,等她明白着了别人的道想屏住呼息时,已经晚了,没见到半个人影就手足无力,昏死过去。

  现在,她知道自己已经被掳了,因为感觉到自己的手脚被铁链条锁住,铁链很粗大,很凉,让人逃跑无望的那种绝望的凉。嘴里也被一团腥臭的布团塞得严严实实,让她连呻吟都觉得困难。

  对方似乎已经知道了她的底细,知道了她是太守况钟的长女,知道她身怀一身不错的武功,甚至知道她是为少女失踪案而来--不然,不会用如此牢固的铁链加在一个美丽非凡的少女身上的。

  其实,姑苏府衙捕快并不少,高手众多,本不该让一个女孩子出来犯险的。

  可是,让人惊骇的是,况琴的妹妹况棋三天前和丫鬟晓婉去城外灵隐寺烧香,再没有回来。手足情深,况琴就不能不管了。

  她偷偷的从死牢里将「辣手摧花」柳俊再次放出来,让她和自己一起出去追查。因外有了上次合作剿灭太湖水贼的事,而柳俊的表现着实不错,况琴有理由相信柳俊一定会对她忠心--男人一般都会忠于他迷恋的偶像的。

  可是,没想到,出来不到一天,自己就已经身陷牢笼,难道走漏了风声不成?

  要想弄明白,得先看看再说,于是,况琴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被捆吊在一间石室中,石室很大,足有太守衙门大,有斜对着的两个暗道,黑黑的,不知通往何处。借着房角桌子上一盏油灯,可以看清室中边上放着四五张木床,都靠在一起,俨然是群睡的通铺,上面放着乱七八糟的棉被和衣服,有些竟然是女人的衣裙。还有和尚的袈裟。

  正疑惑间,况琴就听见从暗道中从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是那种布鞋底踏在石头上轻轻的声音,似乎有好几个人。况琴竖起灵敏的耳朵仔细一听,有两个人正向室中走来,似乎扛着重物,发出很重的喘息。

  果然,暗道口出现了两个高大的身影,身披袈裟,肥圆的脑袋上寸草不生,冒着油光--居然是两个胖大的和尚。

  更让况琴吃惊的是,两个和尚肩膀上各扛着一名少女,虽然看不清她们的脸,但从那身华丽的绸缎长裙可以看出,她俩正是自己的妹妹和丫鬟晓婉。

  此刻,两名少女也被和尚施了手脚,昏迷不醒,软得如两具美艳的死尸。只见和尚说笑着将两名少女放到床上,开始给她们宽衣解带。

  就听见一个年轻和尚说:「老大真自私,每次都是他先尝鲜,然后才轮到我们,今天咱哥们也开开洋荤,这两个妞不错吧?」中年和尚笑着说:「你小子真有眼光,那么多嫩羊就挑中她们两个,看这身衣服就知道,这两个可不是一般的羔羊,不是大家闺秀,就是小家碧玉,剩老大没回来,我们先快活快活。」说话间,两名少女已经被剥得精光,苗条却又不失丰满,一身洁白的嫩肉在昏暗的灯光下显现出瓷白的光质,是那样的晶莹而绚丽,极大的勾起人的犯罪欲望。

  两个和尚的呼吸再次沉重起来,不住的吞咽着口水。年轻和尚迫不及待的脱光自己的衣物,举起少女况棋的一双玉腿,就要挺棍直上。

  中年和尚忙阻止说:「别猴急,先将她们捆绑好了再干,等她们醒了就麻烦了。」年轻和尚只得停了下来,从墙角拖出一堆麻绳,和中年和尚一起对身下的猎物开始捆扎。

  让况琴奇怪的是,妹妹和哓婉的长发竟然早被人剪了。妹妹况棋的头上只剩下三寸左右的短发,乱糟糟的披散着。丫鬟哓婉虽然长了点,也只能胡乱扎成个马尾翘在脑后。好在年轻和尚很快化解了况琴的疑问:「真不知道老大怎么这么喜欢收藏女人的头发,本来可以用她们自己的长发来捆绑的,现在可麻烦多了。」中年和尚笑道:「老大说留着有特殊用处,天知道他会用来干什么,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说话间,两人已经将况棋和哓碗捆绑好。让况琴吃惊的是,两人的捆绑方式完全一样,轻车熟路似的,可见他们做这样的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见两名少女的玉臂首先被反捆在背后,再在一对玉乳上下缠绕上好几道绳子,将娇嫩的乳房勒得更加挺拔突起。少女的小嘴里被用一只特制的捆有布带子的圆球堵上,并拉向脑后扎起,目的显然是不让她们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并没有将两名少女的双腿捆在一起,只是分别在她们膝盖上方捆上好几道绳子,再拴吊在捆绑在她们胸前的绳子上,估计是为了便于穿插时可以将她们的双腿分开吧。

  等确认好捆绑的质量,况棋和晓婉可能是因为两个和尚的翻转摆布,次第醒来,只能从鼻孔里发出低低无望的呻吟。两个和尚见两名少女开始挣扎,颤动,不由哈哈大笑,马上举棍直上。

  这次两人的动作有点区别,年轻和尚坐在床上,将况棋抱起来,背靠自己的胸前,让身下的肉棍挺进少女的小穴里,双手把少女的一对小脚在身前交叉抓牢,开始上下颠簸。

  而那个中年和尚则让少女晓婉弯腰跪在床上,也是背对着自己。右手从身后伸到少女的前面,抓住她的细嫩脖子,左手牢牢抓住她的细腰,将肉棍从身后顶进她的小穴深处。

  就这样两个和尚开始了第一轮的狂插。

  小和尚边干边骂道:「TMD,满以为正两个是原装正品,那知道还是破烂活,早被人操过了,肉洞这么松,不会是婊子吧,你那位怎么样?」中年和尚笑着说:「是你的东西小,就别怪人家洞大。我觉得还不错,不松不紧,很过瘾呢。

  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何不换个样式试试 .」其实只有被吊挂在一边的况琴明白,妹妹和晓婉虽然没有被男人操过,但是她们经常玩那种主奴的游戏,早在捆绑鞭打中将处女宝贝给弄丢了,现在被两个和尚这样蹂躏,正是她们喜欢的方式,说不定她们正在专心享受呢。

  果然,况琴从妹妹和晓婉的呻吟中感觉到了她们的兴奋,她自己也不由脸红心跳起来。

  此时,小和尚真的稍微换了个样子,他将少女况棋的双腿分开,因为被吊挂着,她的一双玉腿就只能斜举着向上小和尚的左手就从况棋的膝盖下伸到她的胸前,抓住她的右乳房抓捏,右手则伸到少女的阴道口,用手指将少女的阴唇往自己的肉棍上挤压,这样似乎舒服多了。

  一边的中年和尚也学着小和尚的样子坐了起来,把晓婉反抱在怀里,并让她的一双玉腿在胸前交叉,右手抓住少女的右脚,并把她的左脚压在他臂弯里,不让她动弹。而他的左手则抓牢少女白嫩的小屁股,稳住她的身子上下运动,他的巨大肉棍也就不挺的在晓婉的嫩穴里进出了。

  就这样,两个和尚不停的更换着各种体位,把两个少女插得花枝乱颤,淫水纷飞。况棋和晓婉何曾如此享乐过,两个人很快被干得高潮迭起,如果她们能够开口说话,一定会催促两个和尚加大力度不可。

  边上的况琴也已经情欲上升,娇喘不息,小嘴里发出无奈的呻吟。小和尚说:

  「不知老大为什么将这个美人吊在这里,干脆一起解决了算了。」中年和尚说:

  「老大说这个妙人是个什么重要的人物呢,还会武功,让我们不要碰她。看来老大要亲自上她的。」边说边开始将哓婉的两条白嫩的玉腿举起,左手紧紧搂住,右手抓住边上的绳子,在两条嫩腿上缠绕,大概这样是为了干起来更方便一些。

  再说,少女的两条腿并拢了,阴道就会被挤压得更加窄小,穿插起来会更惬意。

  看来中年和尚不愧是有了年纪,经验很是丰富。

  正在消魂之时,暗道里有了重重的脚步声。小和尚忙惊叫道:「不好,老大回来了。」身下的肉棍马上软塌下来,未来得及从况棋的嫩穴里拔出,石室中就出现了一个膀大腰圆,其丑无比,身披袈裟的癞头和尚,让况琴吃惊的是,癞头和尚的眼睛出奇的锐利凶狠,凛然生威,使人畏惧,不敢直视。

  「老--老大。你回--回来了。」小和尚语无伦次起来。

  癞头和尚却若无其事的笑着说:「就知道你们两个在这里享乐呢。外面那么多的妙人,怎么便便喜欢这两个?」中年和尚讪笑道:「老大别见怪,这两个最嫩最美。再说外面的几个大都享用过了,这两个刚来,咱哥两想尝个新鲜呢。现在既然老大看上了,我们这就让位。」癞头和尚笑道:「我只要一个就够了,另一个你们俩抱到外间去玩吧。」小和尚听说,马上高兴的爬下床来,如获大赦,立即和中年和尚一起抱着晓婉向暗道外走去。癞头和尚在后面说:「别忘了玩完了该怎么做。」小和尚抢着答应道:「老大放心,不会坏了老规矩的。」声音从石壁上传来,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两个和尚就这样消失在暗道的深处,遗憾的是,被铁链子锁住的况琴无法跟在他们后面去看过究竟,也好查一查这里是何处境地。

  好在况琴并没有跟去,不然,一定会看到一番能让人吓得魂飞魄散的情景,比之上次在太湖水寨的骇人场面更要厉害数倍。

  原来两个和尚抱着被捆绑成一团的丫鬟晓婉走了二十丈左右,进入到最里面的一间石室中,这间较之第一间更大,且分隔成三间无门的小室。第一间内竖立着十几根一头削尖的圆木棍,每一根棍子上都穿刺着一个少女的尸体。有的被像她一样捆绑着,木棍从阴道里进入,再从少女的小嘴里冒出棍尖,有的被砍去了头颅,棍子从细嫩的鼻子里穿透出来;有的被割去了手臂和长腿穿刺着无头的躯干,还有的被倒过来从嘴里进入,再从肛门里露出棍尖。

  黄黑色的石头地面上,鲜血淋漓,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少女吓得几乎昏厥。她并没有发现一个细节,就是这么许多少女被杀死一定会血流满地的,可地上的血迹并不是很多,还有一个少女显然是刚被穿刺不久,还活着在木棍上作垂死挣扎,浑身洁白得失了血色,细嫩的长脖子上一排尖利的牙印,象是被人吸光了血似的。

  两个和尚对这些熟视无睹,司空见惯一样,走到第二间里,这一间更是恐怖,四周用绳子吊挂着许多少女被割下的头颅,有的小嘴里被塞着的木球还没有取出来。

  年轻和尚笑道:「大哥你先慢慢享用,我再去提一只小白羊,来一起玩。」中年和尚说:「我看还是轮流干这一个吧,等爽完了,就可以做晚饭了。现在笼子里只剩下两只嫩羊了,留着明天再吃吧。」说着和小和尚一起将少女小婉的一双美腿拉到她的头顶,用一根长绳子紧紧的缠绕在她的躯干上,而年轻和尚早已将一根绳子从房顶垂挂下来,勒在少女晓婉的脖子上,看来,他们是想就此吊死她了。

  等将这一切布置好,中年和尚首先站着抓住晓婉白嫩的肉体将肉棍挺进她的小穴里狂干开了。而小和尚却已经将那个被穿刺在木棍上挣扎的少女搬过来,抽出木棍,找来一把砍刀,一下砍下少女漂亮的头颅,正狠插晓婉的中年和尚马上边干边接过来,将大嘴贴在少女断开的脖子上猛吸少女残余的鲜血。

  不说两个和尚如何吊杀丫鬟晓婉,再说况琴那边,她所看到的情景已经不仅仅只是恐怖了。诡异得让人匪夷所思。原来打发走了两个手下,癞头和尚就猛地将身上的袈裟除去,很快脱得赤条的。况琴看到了一副不似人类的身体,只见癞头和尚竟然长有四只手臂,两只和正常人一样生在肩头,另外两只却长在腰间。

  更让人惊骇的是他两腿间的那根巨大肉棍,还没勃起就足有两尺来长,简直绝无仅有,世间罕见。

  本来,「辣手摧花」柳俊那一尺多长的肉棍就已经让人触目惊心了,可是,和这根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如果况琴能开口说话,任她见多识广,也定会尖叫出声的。

  此刻,癞头和尚又取出几根麻绳,把少女况棋的一双玉腿举起来,尽力拉向她的脑后,几乎要将她的腿骨拉得断裂。好在,他多了一双手,做起这种事来就显得容易多了。等他终于把少女的双腿在她自己的脑后捆绑结实,又将绳子在况棋的身体上胡乱缠绕了好几道,确信少女再也无法动弹了,才坐下来,上面两只手抓住少女被捆绑的小脚,下面的两只手稳住少女的身子,将黑色的巨大物事,慢慢插进少女的小穴里。

  紧接着,那根巨物便循序渐进,一点一点的进入少女的体内。况琴眼看着妹妹的身体阵阵颤抖,香汗淋漓,显然痛苦至极,可在癞头怪物四只魔爪的掌握下,难以抗拒分毫。而癞头和尚见肉棍已经进入到少女的身体,上面两只手就转而抓住少女的双肩使劲下按,下面两只手则抓住少女白嫩的小屁股向上提,就这样一按一提,让巨棍可以更快的向少女的身体里挺进。

  渐渐的,那根巨大的物事一分一分的没在况棋的身体里。

  一边吊挂着的况琴

  虽然不讳体验到妹妹裂肠破宫的感觉,但也能想像得到那根巨棍的威力,妹妹的子宫肯定已经被撕裂穿透,和尚的龟头说不定已经进入了况棋的胸腔,这从妹妹小嘴边流出的鲜血就可以得知。

  而此时的恶僧边穿插边吮吸着况棋嘴角的鲜血,似乎还嫌血流得慢了,干脆伸出一只手解开了捆绑在少女嘴里不让她出声的木球。并随手把况棋的下鄂扭脱,让她的小嘴无法合拢。

  血已经像山泉一样从况棋的小嘴里溢出来,癞头和尚不停的大口喝着。手上和身下巨棍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而况琴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判断错误,原来癞头和尚解开妹妹嘴里的束缚,并非为了便于饮血,而是为了彻底用铁柱似的巨棍将少女的身体贯穿,因为,况琴骇然的看见,恶僧漆黑的龟头竟然慢慢的从妹妹大张的小嘴里露出头来。

  妹妹的惨相让况琴有种撕心裂肺的巨痛,她奋力想挣脱铁链,拼命摇晃着,呜呜的发出绝望的呻吟。癞头和尚笑道:「小美人,是不是也想这样被操啊?等会老衲成全你就是。」就算世界上最恶毒的话语也不能诅咒凶僧之万一,况琴急怒攻心,不忍心再看。

  突然,就见另一边的暗道里突然飞出一束寒光,快如电光石火,没等况琴反映过来,癞头和尚就已经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哀号。况琴奇怪的仔细一看,就见妹妹的小嘴里鲜血狂喷,直射到房顶,原来伸出况棋嘴外的粗大龟头已经被一把飞刀削去。

  癞头和尚呼叫着忙伸出一只手捏住巨大肉棍的断裂处,另一只手上下抓住况棋的上下鄂,想让她咬住肉棍,阻止喷涌的鲜血。可哪里还能如愿,血还是如山泉似的涌出。

  「谁?谁TMD谋害老子?」「是我。」随着话音,身着白衣的柳俊很潇洒的走了进来,笑着对癞头和尚说:「大师兄,别来无恙?」「是你?!--」癞头和尚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错。小弟见过大师兄。」柳俊坏笑着,一脸的得意。

  「你如果需要美女,我这里有的是,任由你挑就是。干嘛要害我?」癞头和尚气急败坏的问。

  柳俊淡淡的笑着说:「看来我有必要给你介绍一下我现在的主人,姑苏太守的长女况琴小姐。」说着长剑挥动,况琴身上的铁链已全部除去,重获自由的她拿开自己嘴里的布团,感激地说:「谢谢。可惜妹妹她--」柳俊尴尬的说:

  「可惜我来晚了一步。」况琴马上拔出柳俊腰间的长剑就要直刺恶僧,柳俊忙拦住说:「他命根子已费,功力尽失,活不了了。」况琴急切地说:「里面还有两个恶和尚,快去宰了他们。」柳俊笑道:「这里是唯一的出路,他们跑不了的。

  我先和大师兄说几句话。」只听那癞头和尚冷笑道:「想不到大名顶顶的' 辣手摧花' 竟然会拜倒在石榴裙下,怜香惜玉起来了。」柳俊笑着说:「是啊。况琴小姐美若天仙,难道不值得我尊重么?!」癞头和尚叹息道:

  「不错。况小姐确

  实风华绝代,世间罕有,所以我才没有急着就杀她,本来想让她练缩肠功,好长期享用的,没想到--唉!」柳俊哈哈笑道:「你要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美女都给你玩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味道?!所以别怪小弟心狠,这也是跟你学的,你连师傅兄弟都敢杀,我还没能达到你的修为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其实你杀我,也是想得到我这个东西吧。」癞头和尚冷笑道。

  「哈哈--被你说对了。这就叫无毒不丈夫。你可以安息了。」癞头和尚长叹一声身子仰倒,即刻没了声息。柳俊从地上拣起飞刀和被飞刀削去的巨大龟头,顺手一刀将癞头和尚的肉棍齐根切断,很小心的从死去的少女况棋身体里抽出来,并连同龟头一起用一块白不包好。

  况琴奇怪地问:「你这是干什么?」「没什么。觉得这么好的东西应该很美味。想拿回去好好品尝。」况琴冷笑道:「你不是也想把自己那个东西变成和他一样吧?」「哈哈--真聪明。我师傅一代淫魔无意中吃了一种野草,尘根就暴长了好几倍。我这个大师兄羡慕,竟然谋害了师傅,吃了他的物事,才有了如此巨物。这可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好东西,可不能糟蹋了。」柳俊笑着说「可为什么你只是削去了一点,就要了他的命呢?」「这是因为他刚才已经将全身功力都集中在这根物事上,所以才可以像木棍一样将况棋小姐刺穿。如果在平时,我还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呢。」「你大师兄叫什么名字?江湖上好像从没听说过他的名号?

  还有,他怎么会长有四条手臂?」「大师兄名叫司徒空,久居西域,中土少有人知道。他有个孪生连体兄弟,后来一个郎中将他们分开,分开时,没能保住他弟弟的命,却留了两条手臂在他身上,无法割去,所以他在江湖上有个名号叫:四臂妖僧。」说话间,况琴已经挑断了妹妹尸体上的绳索,很仔细的擦干净她身上的血迹,看着少女白花花的嫩肉,柳俊不由咽起了口水。

  两人很快就杀进里间,两个和尚很快就被轻松的解决,那一番惨相自然让况琴悲伤不已。丫鬟哓婉早已被吊挂在石室中央,香消玉损了。

  柳俊看了却感叹道:「要是李黑大哥还在,这一堆美肉一定让他幸喜异常,可惜可惜--」况琴笑着说:「我知道你也吃上瘾了,今天就让你放肆一下,看喜欢的就割几块带走吧,剩下的全烧了。」柳俊这才高兴地拔出匕首,将少女况棋和丫鬟晓婉的四条白嫩的玉腿齐根割下来,抱在身上,况琴随后就在石室里点着了火,可叹众多美女肉身很快就化成了灰烬。

  走出石室,原来外面就是灵隐寺的后门边,寺中原来的和尚早被几个恶僧杀害。况琴就让柳军做了灵隐寺的方丈。临别的时候,况琴问:

  「你大师兄临死前

  说想让我练缩肠功,那是什么样的一种功夫?」看着娇美得不可方物的况琴小姐,柳俊欲言又止。「这个,小姐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况琴温怒的看着柳俊:「快说,别卖关子。」「你想等我的那根东西和师兄的一样长,世界上还有哪个女人会承受得起?!如果想玩女人而不死,就要这个女人将肚子里的肠胃极度收缩,从肛门到小嘴变成一个直管子,我就可以长期享用了。不过,这种功夫练起来很麻烦,也很痛苦。一般没有人会练的。」「怎么个麻烦?」「要找一根木棍,大小适中,上面还要留些疙瘩,天天将木棍刺在肛门里,慢慢向里推进,然后运起内力,将肠子收束,直到从喉咙里穿出来为止,有武功根底的两个月就可以将肠胃收放自如了。让男人享用之前,必须先清肠,里外都干净才叫爽,不然,粪便说不定就会被顶到女人的嘴里……据我所知,世界上只有我的师母曾经练成过,着实让师傅快活了好长时间。」况琴想了想说:「我想你也会有那种享受的。为了不让你去残害别的女孩子,我只好勉为其难了。」看着美人的温柔样,柳俊有种死而无憾的感觉。

  【完】